登录
注册

教室鱼子酱fish

•   作者:管理员   • 收藏 2

夜晚的天淅呖呖的下着雨,小菲望着窗外发愣,细细品位着,那场另她永久也不能忘却的经历.............

菲是一个留学生,在加国两年,形形色色的小留和老移几乎都认识的差不多了,那也原于她那与生具来的社交能力.在国内的时候她就被称做是公认的交际花,大大小小的社交场合她都能挥洒自如,到加国以后更算做是锦上添花,不管公场或者是私场,几乎所有的主办者都找她当主持.当然在这样的条件下,会有很多男人去追求,不过她却一直是守身如玉.这让任何人也不会想到.

但是在经过多伦多音乐学院的新年晚会以后.....她也不知道,那天晚上的经历带给她的是创伤还是永久的依赖.....

今年是一年一度的多伦多音乐学院的新年晚会,晚会依然是小菲主持.当然凭她的资力,谈吐,气质,也非她莫属.这所音乐学院是由华人开办的一所音乐学院,在当地小有名气,很多国内学音乐的人,来加国以后跑到这所学院学习.而环境特殊的原因,这里也被称为颓废天堂.经过再三再四的报幕以后,小菲其实也累的不能行了.最后一个节目是一个新来的女孩子的.是演唱.她细细是打量着群人,后台的临时化妆台上坐着一个窈窕的女孩子,背着她,看不清太多的面孔.

当那个女孩子转过来以后,小菲不禁多看了两眼,小菲知道,自己长的也算是做天香国色.不然那来的那么多男孩子去追求她,不过现在相比之下,却有点不尽人意思.那个女孩子长的一双丹凤眼,那双水灵的眼睛也在铮铮的注目着小菲.女孩子看女孩子就是这样,恨不得一眼看光,到底那里两个人不一样的地方.不过这次却是小菲先移开目光.待那个女孩去拿头饰的时候,慢慢的打量起来,个子大概有1.7米左右,穿着拖地长裙,黄色的.脚上穿着透明的高跟鞋.那时候的校花张程穿的也不过如此吧.原来这个女孩子就是传说中新来的校花小菲不服气的又看了看.但对那双高跟鞋格外多看了两眼,好象是Christian Louboutin牌子的,还真有钱.

新年晚会终于在林院长的最后致辞下结束了,转过后台,大家也在疲惫不堪的整理着自己的东西.这时候小菲突然肚子疼,对她的好朋友MINA说你等我一会.然后急匆匆的跑进了洗手间,放下马桶盖终于长抒了一口气.音乐学院的洗手间里面马桶之间都是用2米高的隔板隔开的,虽然上面高,但下面却留出了一个小腿高度的距离,稍微低头就能看到隔壁的马桶底座.小菲刚吁完,很自然的地下头看了看地下.右边居然看到了那个Christian Louboutin...白皙的皮肤套上高跟,还是透明的,在灯光的闪烁之下,居然眩目起来.顺着脚脖看到脚跟,脚跟就向是胳膊上的皮肤一样的嫩弱.没有粗糙的痕迹,保养的这么好.这样嫩的脚后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.喜欢穿高跟鞋的女孩子脚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死皮的.这个居然看不到,而且还很白嫩.顺着鞋子向前望去.修长玉葱般的脚趾微微的动了一下.不知道为什么小菲的心也突然跟着跳了一下.涂着墨黑的趾甲,透明的高跟,修长的脚趾,还有那两根棒在脚脖上透明的带子,居然相当好看.这不禁让小菲有点妒忌起来.居然差点伸手去触摸了.

该死,我在想什么呢.小菲脸红着骂了自己一句.

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小菲的事急也完了.拿出包里的纸巾赶快擦完.正当要走的时候,隔壁的声音不好意思,我忘了带纸巾了,你可以帮帮忙吗小菲暗自笑骂了一声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.

你是在叫我吗,小菲说到

恩,不好意思,能帮一下忙吗.刚才实在是忘了.那个女孩说到.

好的,你等一下.小菲说完从包里拿出来一包新的纸巾.说到把门开一下,我给你递过去.

门打开了,小菲的脸一下红了,因为,如果是她的话,顶多打开一小点的细缝,可这个透明高跟,一下子把厕所的挡门打开了一大半.两双眼睛就这样直盯盯的望着.小菲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个女孩,居然非常的漂亮,脸上看起来没有一点瑕疵.身上依旧穿的是那个拖地的黄色长裙.细白的皮肤,乌黑的头发刚好披肩.半月形的鼻子,嘴唇的中间似乎有一点浓厚.没想到,这个女孩子长的居然是这样完美,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不过为的.

不好意思,你不准备把纸巾给我吗高跟女孩说到.

哦哦,对不起,小菲上前一步那纸巾递了过去.脸上稍微起了点泛红.

没递好,纸巾一下掉到了地上,小菲想去捡,又磨不开面子,蹲在一个如厕的女孩子面前,感觉丢人.因为小菲也穿的是连衣裙,只能蹲不能弯的.

不好意思哦,我没接住,我穿的裙子太大了,不太方面捡,你还是帮我捡一下吧.透明高跟眨巴着大眼,稍带歉意的说到.

没办法,她只好把纸巾捡起来,蹲下的时候又禁不住多看了一眼那双透明高跟,其实说白点,是捎带上那双白嫩的双脚一起看了.小菲这时候不知道起了什么鬼迷心窍,居然用手去摸了一下.

啊,那个女孩子大叫到.小菲心里一惊,后悔也晚了,唉,自己做了什么,怎么能......

小菲埋怨着自己刚才的卤莽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抬起通红的脸,就那样蹲在地上看着那个女孩.....

这时候洗手间外面响起了一阵步伐的声音,小菲冷不防的打了个激灵,刚想站起来却听那女孩子说到把门关上.小菲一楞,来不及多想,随手回头把门关上.洗手间马桶之间的门是齐落地的门,所以如果单单进来人洗手的话是不会发现这个格子有两个女孩的,如果要是上厕所的话....

小菲后悔起来.正当小菲心跳如麻的时候,那个进来的人打开水龙头好象洗了洗手,打开洗手间的门又出去了.

幸好没有上厕所,不然丢人丢大了.被人看到两个女孩子在一个格子里,自己还是蹲着的话....小菲不敢多想,脸上顿时红的跟番茄一样.

现在洗手间的某一个格子里出现了让人哭小不得的局面,一个女孩在马桶上面坐着,一个女孩在她面前蹲着.手里还拿着纸巾.小菲这时候才反映过来.抬起头看着坐在马桶上的那个女孩子.见她似笑非笑的忘着自己,只狠自己刚才怎么一糊涂就关门了.

这时候那个女孩嘴角轻轻的往上仰了仰,似乎有些鄙夷的神情,小菲这时候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.可惜这里没有.

洗手间又进来两个女孩洗手,小菲默默的祈祷着千万不要上厕所之类的话.一向很有主张的她,现在却不知道该怎么做,要是推门出去的话,肯定会被别人笑话的.狠死自己了.可现在那两个女孩子有说有笑,好象不急着要出去的样子.

真是混蛋,小菲暗自骂了一句.

这时候她也没得办法,只能这样尴尬的蹲在地上,女洗手间的马桶格子很大.装下三个人绰绰有余.她就这样蹲在地上,目光漂移不定的来回看着.那个女孩得意洋洋的靠在马桶盖子上,脚往前伸了伸小声说到

委屈你了,刚才好象你盯着它在看呐.说完,那个女孩又往前伸了伸.

这时候的小菲寻死的心都有了,苦于现在寻死也不济于事.小菲万般无奈只好闭上了眼睛.胸前好象被人点了一下,她睁开眼,原来是那个女孩把脚伸,了她胸前.小菲怒极,向上望去.那个女孩还是那样似笑非笑的表情,然后m了m嘴.小菲没办法又不敢出声,只能低下头. 

看着那只胸前的脚,小菲心中微微一动,心中不犹的赞叹道居然没有一点瑕疵.然后仔细打量着.原来这双透明的高根鞋是有机玻璃做的.,如果从远出看,没有高跟的话,就看不出来脚上穿了一只鞋.细白的皮肤如同脖径一样细嫩,修长的脚趾像经过细细雕琢似的.白嫩白嫩,涂上墨黑色的趾甲,看上去别有一番意味.小菲不由自主地凑到了前端....

吻它.女孩子凑过来低声说到.

小菲手捧着她的右脚,像着了魔一样.不自禁的一点一点的吻着,舌头伸进脚趾和鞋底之间的细缝胝弄着,舌头卷着每一个脚趾从大到小细心的舔着,那个女孩子脚趾上粘满了小菲的唾液.她就这样忘情的舔弄着.从脚趾舔到后跟.把后高跟也放进嘴里唆了一遍.从头到尾都是闭着眼睛做的.

随后女孩子把脚轻轻的放到了地上,小菲也顺势跪下,舔弄着另外一只.裙子搭拉下来盖住了小菲的脖颈.看上去就像一个仆人才伺候主人一样.慢慢的,小菲感觉口干舌燥,唾液都用完了,鞋子连带着脚也舔的差不多了....

就在这时,门关上的声音把小菲一下从激情中唤醒过来,那个女孩也把裙子往上一撩说到,出来吧,别跪在那了.小菲异常别扭的站了起来.

你好像一条狗哦,女孩戏谑的对她说到.

小菲这时候不知道改怎么回答,本来已经很红的脸上又添了一层红晕.

她就那样低着头,等那个女孩事急完出去后,又呆呆的站了半饷,逃也似的跑回了家 

以后的几天,小菲如往常一样去学院里上课,不过总有点做贼心虚似的.每次碰到上次的那个女孩子都躲着走.这天在音律课上,她们居然碰到了一起.

真是人怨不如天算.倒霉死了.小菲暗自骂道.

好容易挨到下课.心神无主的小菲急急忙的跑了出去,刚跑出去没多远.就被人喊到站住.过来.小菲心里猛一惊,回过头,是她.小菲低下头慢慢的走了过去.那个女孩也没说话,只是递给了她一张纸条写着一句话晚上8点学院门口见.落款是张墨.

张墨,小菲在心里细细的念叨着这个名字.完了她不会拿上次的事情要挟我什么吧.小菲哭丧着脸道.但是没办法,不去也得去,现在就算是火坑也得往里跳,谁让上次自己鬼使神差的做了那事.

晚上8点,小菲慢吞吞的走到学院门口.见张墨在门口的路灯下面站着,她走过去,张墨笑了笑说道不错,没迟到.要迟到,你会后悔的.小菲看着她说道说吧,你想怎么样.

不想怎么样,让你跟我走而已,张墨笑了.

你,你想干吗.小菲有点恐惧的说到. 看我像要害你的样子吗张墨微微一笑,也不理他径自往前走去.小菲也没办法,只能跟在她后面.大约有10分钟.转过一条街口,她们到了一坐公寓前面,小菲跟了进去.上了三楼,转过一间门,张墨拿钥匙把门打开,说道进去吧.小菲磨磨蹭曾的走了进去.只见里面的装修还比较豪华,除了沙发,几乎所有的家具都是玻璃做的,还是很高档的那种玻璃.张墨说到你随便转转,我进去换个衣服.

这间屋子,四室的,两间客厅,一间书房,一间卧室.光亮木制的地板

.除了厨房没进去过,其他的地方除了沙发,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玻璃做的.小菲看完不禁咋了咋舌.这个女孩子品位不低啊.

过了一会张墨出来了,穿了个高跟凉拖,头发挽在头顶,粉色的睡衣.坐在沙发前.小菲不知道是该站着还是坐着,手搓着看着张墨.

我知道你叫唐菲,父母都在国内,在加拿大就你自己一个人.还是高才生哦.张墨微笑得说道.

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就说吧,唐菲红着脸说道.

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和你谈谈而已.来坐我身边吧.

唐菲扭扭捏捏的坐了过去,你是不是恋足.

我也不知道,那天我也不清楚我到底是怎么了.唐菲脸红道.

呵,那天你怎么跪在洗手间了.

唐菲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,我,我不知道.

张墨也没理她,把腿放在了唐菲的大腿上,顺势躺到沙发的靠背上.

我很喜欢你那天服侍我的样子,张墨哈哈大笑到.

张墨把高跟凉拖往地上一踢,玉白的嫩足呈现在唐菲的眼前.告诉你吧,其实那天在演出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.我这个人呢,不喜欢强迫别人,随意就好.你要是不愿意听可以现在就走,我不拦你

唐菲现在却没有走的意思,两个女孩子在这说话,说了什么别人也不会知道.毕竟她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好害怕的.

我是有点喜欢.

呵呵.张墨笑完后也不说话了.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唐菲.

唐菲被她看得脸上有点挂不住,站起来说到我是有点喜欢,你想到底怎么样吧.

张墨沉默了一会,坐起来说到把拖鞋给我穿上.

唐菲乖乖得给张墨穿上了拖鞋.

我要你跪在我面前,做我的一条狗.张墨说完,脸看着窗外的夜色继续说到你这个女孩挺有m性,做我的女侍很合适.我不愿强迫你,你要愿意的话,就跪下,不愿意的话可以现在就走.说完,张墨就不再说话.

过了一会没有动静,张墨转过头一看,只见唐菲跪在地板上,低着头.张墨笑到再给你一次机会,做我的女侍可是不容易哦,你就是仆人,而我就是你的主人.我会随意的凌辱你.鞭打你.而你只有服从的义务.

仆人唐菲听完,惊恐的说到.

是的,我说过不会强迫你,你在我面前只像是一条宠物而已.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,不回答的话就当你不愿意,到时候我就下逐客令了.

唐菲低下头,看着张墨的凉拖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心中汹涌滚滚.内心在挣扎着.

过了三分钟.张墨正要准备下逐客令,刚想回头,就感觉自己的脚被人用舌头舔弄着.回头一看,原来是唐菲跪在沙发前,再舔着自己的脚趾.说到我愿意做你的宠物.服侍你.

张墨笑了,她料得到.像这样的机会,像唐菲这样的女孩子是不会错过的..

张墨也不理她,只看着窗外.任由唐菲在自己的脚边舔弄着,心里慢慢的回想起以前的一些往事.................

高中时候的张墨校花的名头从来不曾被别人抢去过,无论走到那里都是意气风发,趾高气昂.张墨有个同班同学叫范洁.范洁她们很要好.张墨家很有钱.父母都各自开一家公司,爸爸是搞建筑的,妈妈是做外贸的.范洁家却很穷.但学校里只有张墨和范洁的关系最好,也许是家穷的原因,张墨和范洁出去的时候,范洁总是像跟班似的跟在张墨后面.

以往张墨总是说她,后来范洁也该不了,索性张墨就不说了,慢慢的也真把范洁当成自己的跟班而不是朋友.次张墨她们一起去黄山玩,半路上不小心把脚扭了,哪天山上正好下雨,已经是傍晚,下不了山.张墨和范洁只能住在山上酒店,当然费用是由张墨来拿.

两人要了一间双人房.山上的旅馆条件也不错.本来想先洗洗澡就睡觉了,可是张墨的脚扭的太厉害,没多长时间几乎连路都走不成了,山上的医生叫来看了看,说没什么大碍,休息几天就没事了.没办法,这两天的生活都只能交给范洁了.

张墨的脚扭的厉害,没办法下床,穿的是旅游鞋,鞋子太紧,就没脱,慢慢的躺在床上就睡着了.过了一会,脚微微有点疼.睁眼一看,原来是范洁在给自己拖鞋呢.不过姿势却很搞笑.范洁是跪在床边的.

范洁你这是干什么,让我自己来吧.张墨不好意思道.

没事,你看你的脚扭的,我帮你脱了吧.我问服务员要了点冰块一会给你敷一下.

谢谢了.怪不好意思的.

你看你说的,我们还谈什么谢字啊.哈哈,说完两个女孩子笑起来.

范洁慢慢的把张墨的鞋子脱了以后,又帮忙把张墨的袜子和裤子也脱了.给张墨盖上被子,让她靠在床头.过了一会范洁拿了点冰块进来,压碎用毛巾包着,坐在床边,小心的给张墨敷上.张墨感激的看着范洁.只见范洁全神贯注的给张墨敷.说实话,范洁这个女孩子也不丑.从某种观念来说,能算的上是小众情人,只是家境贫寒罢了.张墨也就不理.让范洁自己在那给自己敷脚.过了一会张墨忽然感觉疼了一下,叫了一声.

对不起,我不小心压着你了'范洁面带歉意的说到.

这一下压的不轻,正好压住受伤的骨头那点.张墨疼的满头大汗,这姑娘硬是也没叫出声来.范洁这时候突然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,把张墨的脚轻轻的放在床上.自己趴下,用舌头对着受伤的脚脖舔起来.张墨这一下可惊奇的不得了,说道'哎,范洁,你干吗.不要这样啊,不就是疼一下么.脚很脏啊'说着就要把范洁推开.

没事的,我还会嫌你脏吗咱们两个早就是一个人了,呵呵.'范洁只管舔着受伤的脚脖.

张墨一再坚持,可范洁却不听那么多,只管做自己的.张墨一气,不理他,自己躺在床上睡去.大约晚上10点左右,张墨醒来,抬头一看,惊讶的张墨看到范洁还在一点一点的舔着.自己脚边一个女孩子的头在努力的动着.脚感觉也好了许多.也不那么疼了.

张墨的心里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冉冉升起.

这时范洁见张墨醒了,也抬起头来问道没事了吧,我见你睡着香也没叫你,饭刚才我去端来了.

张墨怪怪的看着范洁脚很臭哦.

呵呵,没事,我不嫌咱们是好姐妹嘛.

张墨也没说那么多,先吃完饭,然后一看表已经晚上10点了.哭丧着脸说道都怪我不好,本来出来玩,搞的这么扫兴.'

没事啊,你养好伤我们还有时间嘛'

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,我现在这样,满身臭汗,连澡也洗不成了'张墨郁闷道.

哎,我的大小姐,你就别再发牢骚了,一会我陪你洗澡去'

女孩子之间一起洗澡很正常,以前也不是没有过.幸亏范洁是女孩,如果是男孩子的话看见张墨的身体,估计早就发狂了.不过这也是张墨对范洁后来所没料到的.

等饭全吃完,范洁又叫服务员近来收拾好,把门锁上,然后扶着张墨准备下床,这时张墨另一只没受伤的脚也突然疼了起来.

回到床上,仔细一看原来没受伤的左脚磨起了个水泡

这下好了,我怎么这么不争气,完了完了,这次都怪我了.'

张墨都快哭出来了.

我说我的大小姐,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磨起泡了嘛.一天就下了,你看你的脸跟茄子似的'

范洁这样一说,两个女孩子又有说有笑的在床上打了起来.

范洁把张墨扶到床的靠背上,然后让张墨伸直了腿,小心翼翼的把张墨脚上的水泡挑了.用纸巾把流出来的泡水擦掉.然后又跪在床边.张墨见状,本想阻拦,但刚才被范洁舔脚脖的时候的那种感觉又在心里冒了出来,异样的感觉.也就没再说话.

范洁小心的用嘴包住被挑破的水泡,脚心上的水疱比较大,虽然就一个,但用嘴包主的话也不是太容易.范洁就张大嘴一口吸住整个脚心.

啊'张墨感觉异常的舒坦,不禁叫了出来.

范洁小心的吸着水泡,生怕把张墨吸疼了.,一点一点的吸取着里面剩余的泡水.

'不脏吗'张墨忍不住了.

我说了啦,不嫌你脏的'

还是不要了吧.

真的没什么'

要是...要是..其他的地方......张墨不好意思道.

我不会嫌你任何地方脏的'范洁用异样的眼神对张墨真诚的说到.

张墨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任由范洁用嘴把自己脚上的水泡一点点的舔干.

过了一会,范洁满意的站起来好啦,一会洗个澡,我再给你好好的清理一下.贴个创可贴就OK了'

范洁小心的把张墨从床上扶起来,慢慢的蹭到浴室.浴室里的水一直开着,温温的,还带桑那.浴盆能容下三个人同时洗澡,长方行的浴盆大概有四米长,地上贴着花瓷贴片.浴盆旁边有波浪式的按钮,一按就会从身体的不同部位喷出水花.看来这间套间是豪华的双人套间了.浴室的格调都不低.

范洁扶着张墨进到浴盆里.张墨的有水泡的脚靠在浴盆一边的脚踏上.范洁把喷水龙头打开,,水花从张墨的周身各处四散开来.

没关系的,我自己就可以了.你也近来吧.'

你洗完吧,你现在不方便,我先帮你洗,然后我自己再洗

范洁说着,坐在浴盆边上给张墨按摩着.张墨很享受的把头放在浴盆的枕头上.

过了一会,范洁拿着浴盐从张墨的脚开始柔,一直揉到大腿.然后再换另一条腿.细心的揉着,就像一个仆人侍奉一个主子一样.张墨也不多说,只管闭着眼睛.

浴盐打完双腿,范洁扶着张墨坐起来,把张墨的有水泡的一条腿放到自己的身上,小心的帮张墨搓着上身.张墨的身材没得说,三届校花的虚名可不是只有样子好看才能得来的.晶莹剔透的肌肤,全身上下,带着双脚,皮肤的颜色非常均匀而且细腻.半球形的乳房任凭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发狂.魔鬼般的身材,在浴灯的照耀下,显的那么的高贵.墨微微昂起了头,范洁默默的看着张墨,仍然小心的擦着浴盐.张墨现在的样子用女神来形容都不为过.

打完浴盐,范洁扶着张墨躺到浴盆里,此时张墨还是闭着双眼.没理范洁.估计还是在享受着.

范洁慢慢的走到张墨的脚边,跪在地板上轻轻的抬起张墨的一只脚,慢慢的按摩着.从脚趾按摩到大腿,然后再换另一条腿.这时的张墨就像一个女s一般,这样的服侍恐怕连武则天也没有享受过吧,

范洁,你也进来吧.张墨闭着眼睛慢慢的说到.

恩'.范洁走到淋浴前面,把自己的身子冲干净了.然后从张墨的脚头跨进了浴盆.

范洁进浴盆以后张墨也没说让范洁做什么,范洁坐在浴盆里呆了一分钟.见张墨还闭着双眼,俨然女s一般.仿佛成了范洁心中无比圣洁的女s.范洁默默的跪在浴盆里,把张墨的脚放在自己的乳房上,用舌头轻轻的舔弄张墨的脚趾,张墨的脚趾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,细腻的看不出来一点瑕疵.范洁细心的舔着,从脚趾到脚趾缝,一点一点的把上面的浴盐舔掉.然后再把脚趾一个个放在嘴里用舌头按摩着,轻轻的舔到脚背,在脚背上又转到脚低.张墨的皮肤似乎是吹弹即破,范洁舔完慢慢的放下,再换另一只脚,等双脚都舔完,范洁抬头看张墨还在闭着双眼,似乎已经睡着了似的.

范洁把张墨的腿轻轻抬起,从小腿开始往前舔,腿的四周,腿弯,膝盖,一寸肌肤都不漏掉.慢慢的舔到大腿深处.在那里亲吻了好多遍,正要往桃源去的时候,张墨这时候醒了.而范洁也停止了行动.抬头看着张墨,张墨也看着范洁.

张墨眯着双眼说道你是不是很喜欢我.

是的,我其实早就在喜欢着你了范洁突然落泪了.

你没有说过'

我怎么能和你比,我想做你身边的仆人还不够格了,做了朋友我感觉都很自卑了,实在是抬高我了.我只想呆在你身边,默默的服侍你.'

服侍我'

是的,能在你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,我只想为你做些更多,你怎么对我都无所谓.我喜欢你的一切,包括你的内衣.鞋子,你的一切'

哦',张墨惊异的想起来,范洁甘愿为自己洗衣服是因为这事.

你恋物'

我不知道,我喜欢你的一切,你的袜子,你的内衣,你的鞋子,你的身体.其实每次我帮你洗内衣和鞋子的时候我都会先舔一遍的,你对我来说是圣洁的,范洁流着泪说道.

张墨惊奇的看着范洁,不知道改怎么回答.

张墨想了一会做我的小狗吧,在我脚边.'为我服务,这句话张墨想了很久大胆的说了出来.

范洁突然哇的哭了出来,这让张墨不知所措,毕竟是最好的朋友,说这样的话她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挽回.

范洁说道只要你不嫌弃我,我做你的仆人都可以.我会天天让你高兴让你开心的.

张墨回过神儿来她突然意识到,范洁是个受虐狂.

想着想着,张墨对范洁的眼神开始变的不一样起来.

张墨让范洁把他扶出浴室,把身上的水擦干净.由于洗完澡,张墨的脚实在不方便走路,范洁居然提出驮着张墨出去,张墨也欣然接受了.范洁驮着张墨到卧室.把张墨扶到床上,盖上被子.

我去洗一洗.马上回来好吗'

叫我主人吧,以后我们就是主m关系.张墨盯着范洁说到.

是,主人.我的好主人. 范洁欣喜的跑进了浴室.

可能是张墨太累了,等范洁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张墨已经快要睡着了,张墨看着范洁烊怒道:怎么这么慢。范洁委屈道:m婢是想洗干净点,好服侍主人嘛’.

张墨鄙夷的说道'我想睡觉了,别把我吵醒了.不然有你好看.'

是,主人',范洁怯怯的答道.

范洁把灯关上,轻轻的走到双人床边,在张墨的脚头跪了下去,此时的范洁心情是如此的激动,因为一直以来她都很崇拜张墨,总是幻想着张墨能成为她心目中的女神,想不到有一天竟然会实现这个愿望.捎带了一会,范洁跪在床下舔弄着张墨的旅游鞋,穿了一天的脚汗味如此之重,范洁还是乐此不彼的陶醉其中.又过了一会范洁估摸着张墨已经睡着了,开始大胆起来.范洁轻轻掀开被子,把脸慢慢的伸到被卧里,由于太黑,而且酒店的是双人床,被子也很大,磨蹭了好一会,范洁才找到张墨的双脚.洗完了澡,张墨的脚上散发出沐浴液的味道,而此时闻起来,范洁居然是那么的崇拜.

范洁陶醉的把舌头伸过去,由于张墨是侧着睡的,所以很容易的就能舔到两只脚.范洁把两只脚轻轻的用舌头舔了一遍.然后用嘴包着张墨的脚后跟用唾液慢慢的滋润着,没有一点死皮.像婴儿的皮肤.范洁此时对张墨感激不禁起来.

其实张墨根本没有睡着,张墨是想看看范洁下来会做点什么另她以外的事情,张墨继续在装睡着,范洁现在的动作,让张墨很受用.劳累了一天的脚现在感觉起来,跟没事似的,脚上的水泡也不疼了.张墨心里有个计划慢慢的浮现出来.范洁此时顺着小腿开始往上亲吻.很轻很轻的那种亲吻,让张墨差点禁受不住.张墨装做睡眠翻身那样,把被子一脚踢开,然后换到另一面侧躺.范洁吓了一跳,还以为张墨醒了.愣愣了一会,看没有动静,继续趴在床上亲吻张墨的身体起来.范洁的舌头很软,在舔过大腿的时候,张墨受不住动了一下.然后一把把范洁的头发从腿边拽起来煽了一巴掌说道该死,我不是说我在睡觉吗.

m.....m婢知错了,只是想让主人舒服一点,m婢没别的意思...'说着说着,范洁的泪就掉了下来.

滚开,'张墨烊怒道,说完,一脚把范洁从床上揣了下去.范洁见状,惊恐的从地上爬起来,爬到床边说道m婢错了,m婢知道错了,请主人饶恕我吧'.

其实范洁柔软的舌头已经开始让张墨兴奋起来,现在只不过是装个样子罢了.想罢说道你过来吧.'

范洁赶忙爬到床上.谁让你这样的,爬到我双腿中间'.范洁顺从的从张墨的脚头爬过去.把脸贴在了张墨的大腿处.别动,不然就让你滚出去'张墨说罢,把被子连着范洁和张墨的身子一起盖上.被子很大,从外面看来,张墨躺坐在床上,范洁在张墨的双腿中间也就只露了一双脚在被子外面.张墨得意的说道;你不是很崇拜我吗现在你就崇拜给我看看吧'.说着张墨的身子往前蹭了蹭,阴部正好帖着范洁的脸.范洁这时候才发现张墨没穿内衣,张墨阴部有的香气让范洁精神上振奋起来.开始温柔的亲吻着张墨的阴部.

张墨坐在床上,被子盖住了大部分身体,被子中间有一个鼓鼓的东西在蠕动着,张墨用脚把范洁的胳膊踩住,范洁只能努力的用舌头给张墨服务.由于一片漆黑,范洁什么也看不到,嘴唇对阴部的感觉和眼睛对阴部的感觉是不一样的.张墨的阴毛很多,范洁找了半天,才把舌头伸到桃源里,此时张墨的桃源已经是一片海洋了,范洁用嘴包住了整个桃源圣地,把张墨的爱液一点一点的舔到自己的嘴里,然后伸出舌头疯狂得在里搅动着,张墨也随着范洁的服务身体渐渐往上仰.不大一会范洁满脸都是爱液........
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